中文 | English
Log-in

[interpretation of the government work report, investment] three major industries leading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along the line

一带一路服务机制BNRSC Published 2016-03-07 15:45 Prev Next


  2016-03-05 王雅洁 经观要闻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导读

  从一年来企业的实际操作情况来看,BNRSC秘书长李嘉慧看好的2016年对外投资三大行业是基础设施建设、电子信息产业以及能源行业。

  尽管全球经济还未真正踏上复苏之路,2015年中国实际使用外资(FDI)再创新高的同时,海外投资的速度也在加快。

  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对外直接投资(Outward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简称OFDI)合计达148.2亿美元。

  与上百家中国企业展开合作,专门为这些企业提供“走出去”帮助的“一带一路服务机制(BNRSC)秘书长李嘉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一年来企业的实际操作情况来看,她看好的2016年对外投资三大行业是基础设施建设、电子信息产业以及能源行业。

  一家最早涉足上述基建产业的企业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目前该公司正在积极参与的也是基建、新能源等领域。

  而在出海的企业形态上,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多以抱团为主,这一点不仅在国有企业身上得以实践,活跃出海的民营企业也在不断加入抱团投资的队列中。

  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研究主管朱振鑫预估,从目前的形势预判,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2016年的OFDI有望超过2015年。朱振鑫认为,高铁之类的基建类项目,受益最大的是国企。而聚焦制造业市场的民营企业,可以尝试在国外建立一些工业园。

  投啥项目?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普遍比较滞后,多数骨干通道存在缺失路段,不少通道等级低、路况差、安全隐患大。擅长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多家国有大型企业正在探路。

  有多年海外项目实践经验的上述企业负责人认为,目前的“走出去”思路是“我们的长项是铁路、公路、航建以及轨道交通,先从这些领域入手,开拓起来,先把项目做出来再说,等到打开局面,再谈企业真正走出去”。

  她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2014年到现在,公司主要做的便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走出去”,而依托“一带一路”成功落地的项目,一共有好几个项目,区域版图囊括巴基斯坦、印尼等,“走出去”的项目涉及基础设施建设、新能源领域。

  经济观察报获悉,她所在的企业,原来是施工企业,但是根据现在集团公司的最新战略新规划,该企业负责人所在的公司将从集团产业链最基础的施工业务向上游扩展。

  她对经济观察报说:“我们也在发展投融资、施工以及相关运营,打通整个产业链。形象地说,就是一个项目从一开始到最后运营,我们能全程参与,实际操作。2016年发展的最新思路是,整个产业在朝多元化的纵向思路变革。”

  不过,该企业负责人也表示,企业参与海外项目还考虑拓展做其它产业,比如贸易、技术服务、农业等。在国内正在进行产业调整的大背景下,企业“走出去”不失为一个尝试。

  援建项目即是对上述经验的一次探索,上述企业在“一带一路”沿途国家获得了政策优待,这位企业负责人直言:“大部分国家希望用中国的资金来撑起整个项目。从这点上来看,中国的援建项目和优待项目能起到不少效用。通过援建项目将剩余产能转移到国外,此外还可以在国外建一些产业园区、工业园区,以及智能城市化的规划建设。”

  国家商务部2015年底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对外承包工程方面,2015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相关的60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3987份,新签合同额926.4亿美元,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44.1%,同比增长7.4%;完成营业额692.6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5%,同比增长7.6%。

  而在OFDI方面,2015年中国企业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148.2亿美元,同比增长18.2%,投资主要流向新加坡、哈萨克斯坦、老挝、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等。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该企业的收益结构,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基于每年公司总收入的比例,目前海外收入占平均每年收入的15%左右,预估十三五规划出台之后,得益于新规划的刺激作用,海外收入占平均每年收入的比例可能提升到30%左右。”

  李嘉慧认为,从整个市场的情况来看,2016年最看好的“一带一路”相关产业最主要是基础设施。她表示,只有做好互联互通,才会有下一步其他产业的进步,如果连基本的互联互通实现不了,单个产业链将无法进行有效拓展。不过,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的投资规模一般都比较大,回收周期也慢,与国企相比,一般的民营企业做起来难度会比较大。

  据了解,该企业2016年的其他海外投资项目还没有“靴子落地”,上述企业负责人说:“我们在等总的规划方案出来。目前的情况是,如果去做海外投资,就要报上一级机构主管部门等审批,而且在境外注册公司也要审批,虽然可以持续做,但时间周期比较长。如果将来能简化流程会让企业走出去更加便利。”

  怎么投?

  除了基建产业,李嘉慧看好的另一个产业领域,便是电子信息产业。

  中电科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明表示,这两年“一带一路”给公司带来的经济利好还是比较明显的。

  “2014年、2015年签订的合同中,专门针对刚起步提供技术服务这块,已经签下了一个多亿美元。这个数据是指我所在的公司,还不是集团数据。”

  赵明所说的上述合同,还不是属于投资性质的,而是属于利用中电科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自身的技术优势,为相关国家开展技术服务。例如提供对应的电子产品过去,为当地做某些测试,运行维护,最后收钱回来。

  她解释道:“流程上,就是利用产品开展运营服务,收取服务费;还有利用我们的技术优势,帮助‘一带一路’的相关国家建立通讯系统,经当地政府预算后出钱来支付建设,提供经费保障,买我们的产品或者系统。”

  除了这两种,经济观察报还获悉,中电科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还依傍“一带一路”展开了具有一定投资性质的项目,比如在巴基斯坦等地兴建第太阳能电站。赵明说:“但是现在合同谈着一半,还没有签约,这一块将来也会投入相对多些,地区覆盖巴基斯坦、埃及、土库曼斯坦,投资将分批进行,投资规模在几亿元左右,以后再慢慢滚动起来。”

  至于收益上的估算,赵明表示现在还没有精确的数据,因为上述项目算是刚刚起步,即使签了一些合同,也都刚刚开始执行,还没有到“收钱”的状态。

  虽然与基建产业相比,电子信息产业的投资规模相对小一些,但是李嘉慧表示,这个行业未来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前景不容小觑。

  李嘉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实与大型制造业相比,例如钢铁,我并不是十分看好。再例如重污染的,即便将产能转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也不是百分百可取。”

  她进一步表示,电子信息产业利用现代化通讯设备,发展和机会非常多,同时,投资相对于基建、能源行业来说,成本略低一些,不仅是国有企业,未来民营企业也可以尝试抓住“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不同地区的特点,进行信息产业方面的布局。

  她举例,比如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些地区人口众多。其中,印度更是全世界最大的信息产业外贸中心之一,在巴基斯坦则是软件行业相当发达。这些国家都有发展信息产业的天然优势,鉴于曾经是英国殖民地的缘故,当地人的英语能力也不错。如果未来把中国的一部分信息产业布局其中,前景还是不错的。“我感觉在这些经济相对落后地区,在信息产业各方面远远落后于欧美,选择在一带一路沿途国家布局就很有优势。”她说。

  赵明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从电子信息行业的角度来说,自己所在公司未来将尝试的投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集团新能源,比如太阳能风能,做电站,投资规模在一亿元左右即可,在控制投资规模的前提下,通过滚动来实现更多收益,先投入一部分启动资金,有了收益后再追加投资。第二种投资,赵明认为电子信息行业的企业可以帮“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搞工业园区、电子信息产业园区。对于这种投资,国内企业不会一次性投入几千万到几个亿,毕竟要先征地、盖房子,房子卖出去才能把钱拿回来,此后才能做再投资,为了规避风险,也应该滚动投资。

  在赵明看来,未来海外投资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除了对方的需求、自身在相应领域里的比较优势外,还要考虑当地的政治环境,判断做长期投资还是短期投资。

  融资破局

  从基建到电子信息,多个行业的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都对下一步的融资抱有期待。

  赵明表示,目前在做的很多项目,现在面临的一块困难包括融资困难。具体来说:“现在都需要解决的融资渠道是贷款,毕竟贷款需要考虑综合因素,比如对方要求贷款,一般都希望利息尽可能低,但想要有符合预期的利息,就得符合国家的相应政策。但是政策满足后,还要看合作国政府是否把合作项目列为关键重点项目,因为在相关国家,只有关键重点项目才能借钱。除了这些,还要考虑国家担保、信用程度以及防风险措施。”

  面对融资难的问题,李嘉慧的理解是,像国家级的金融机构,主要支持大型国有企业、国家重点项目等,支持这部分企业确实有国家战略的考虑,以及基于整个国家对外投资的体系系统性安排。

  那么,其他企业如何获取更多融资渠道,李嘉慧建议,可以利用统一的平台和方式,将国企和民企集合在一起,包括资金,也集合在一起,抱团出海。

  前述“抱团出海”的企业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公司做的都是能直接上手的项目,但投资类的项目,比如像PPP项目,公司在海外还做不了。如果能把民营企业,境外企业拉进一个平台整合,这个合体中有投资方、施工方、运营方,会加速项目推进。而且公司运作的项目周期都比较长,有的需要两三年,有的需要四五年,在这段周期内,如果有更多的参与人、单位来协同运作,企业会更有信心。

  李嘉慧表示可以借鉴新加坡的一些理念和方式,依据苏州工业园区的经验,抱团在“一带一路”沿途国家集中中国企业的优势产业,并展开金融上的互通支持,对打包的企业集合起来去寻找金融资金来源。

  在“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看来,成体系、成规模的产业园,会比单个企业去建单个厂,做单个项目更稳当,一些资金也更容易倾向于支持系统性的工程。

  李嘉慧看好未来抱团出海的中国企业前景,她认为可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力量。“首先得要有人气,等大家集合在某一个区域范围,都是中国人,你去了我去也比较放心,后续也会有新的人,形成规模后也愿意过来。”她说。

  有一家参与“一带一路”抱团出海的央企人士打了一个比方,央企是火车头,但是光有火车头不够,后面还要有大量承载各种产业和人员的车厢,得有更多的企业来抱团。

  在赵明看来,2016年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如果想有更好的融资渠道,在政策层面,也可以给企业更多的支持,以期在降低融资风险的基础上,拿到更优惠的贷款。

  赵明说:“希望以后的融资渠道能更顺畅一些,目前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管理头绪比较多,很多企业在融资时并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比如投融资方面的政策,未来可以针对不同类型企业进行细分,对于有较强的国际市场业务经营能力,且拥有较丰富经验的企业,可以给予更多优先考虑的机会,进一步简化手续,提高效率,以此来加快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李嘉慧建言,未来如果国家层面能再做一些机制联通上的安排,包括形成国家和国家之间的重点产业的一些常态合作常设机构,便能将一些重点产业的企业都调动起来。

  她举例,国家在某一个产业制定出关于“一带一路”相关两国合作的宏观政策,让企业在这个框架下面,再参与到产业合作中的具体行为上,让中国企业得到有国家主权的国家担保与官方认可,那么未来企业“一带一路”的每一步,将会走得更有安全感。

  (实习记者田栋、赵金玉对此文亦有贡献)


0.0528s